首页| 滚动| 国内| 国际| 军事| 社会| 财经| 产经| 房产| 金融| 证券| 汽车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湾| 华人| 侨网| 经纬
English| 图片| 视频| 直播| 娱乐| 体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视界| 演出| 专题| 理论| 新媒体| 供稿

斜杠青年李祯 成都最活跃的乐队贝斯手

2019年10月15日 13:27 来源:华西都市报 参与互动 

  痛仰、新裤子、旅行团、反光镜、刺猬、猴子军团……因为《乐队的夏天》,这些乐队拨动了无数乐迷的心弦。12月14日,他们将带着激昂与躁动来到成都演出,用摇滚的烈火点燃观众。其中一位叫Hayato的日本鼓手也因在节目中 的“ 忙碌”——与海龟先生、新裤子等乐队都有合作,引起关注的同时,也收获了超高人气。在成都的乐队圈中,也有一位知名贝斯手——干燥(原名:李祯),与阿修罗、童党、冒失鬼、Code- A等大部分成都乐队都有过合作。目前,他在明日之憧乐队担任贝斯手。

  对于自己能够在多个乐队之中担任贝斯手,李祯接受封面新闻记者专访时调侃表示:“可能在成都稍微能用的贝斯手不多,才给了我机会可以跟成都大半个乐队圈合作。”这种直率的表达,贯穿着整个采访过程。

  学兽医的他爱上音乐

  每天想的都是练琴

  半路出家的李祯,将自己学习贝斯的过程分为了三个阶段,这也可以说是他音乐生涯的三个阶段。

  2009年,李祯当时还是兽医专业的一名大一学生,那年5月,他被同学带到了成都首届“热波音乐节”。这里,风格各异的近五十组艺人/乐队轮番献艺,流行、摇滚、民谣、嘻哈、金属等多种音乐风格齐聚,这场露天音乐节,让李祯第一次认识到了乐队的魅力。期间,他被马赛克乐队的复古摇滚乐吸引,“他们是一支具有典型80后怀旧气质的独立乐队,拥有不可抑制的创作激情和癫狂摇摆的演出现场。”除了马赛克,李祯还喜欢童党乐队,“童党跟马赛克是两种风格,但他们两支乐队的旋律都非常悦耳,现场爆发力、感染力十足。”

  20岁的李祯,瞬间爱上了这种狂热的感觉,这也坚定了他学习乐器的心。“我和童党乐队的主唱比较熟,因为他妈妈在我们学校当老师。在他的介绍下,我开始跟阿修罗乐队的贝斯手龙俊老师学贝斯。”李祯没选择学吉他,是因为他感觉吉他声音太吵了,有点“锯耳朵”。“本来我打算学打鼓的,但是学打鼓一是学费太贵了,二是没有练鼓的地方。”他最后选择了贝斯,“不管是古典乐、现代音乐、流行音乐还是摇滚乐,都需要节奏乐器(鼓)和低音乐器,低音不一定需要贝斯来完成,可以是合成器,也可以是贝斯、大贝(低音提琴)这种。

  低音和节奏是不管什么音乐都必须存在的,而吉他这些东西则可有可无,看音乐风格的需要。”

  大二才开始接触乐器,对于一名贝斯手来说,李祯的起步似乎显得太晚,但他也是幸运的——跟阿修罗乐队的贝斯手龙俊学习。有这样一位乐队圈中的殿堂级人物成为自己的音乐启蒙老师,对于李祯来说,“我看见他,就感觉自己前途一片光明。”才开始学习贝斯的那段时间是特别累的,再加上交通不便,李祯每周两次、每次要花四个小时往返于学校和学琴的地方。

  虽然辛苦,但李祯特别幸福,“我当时不管手上有没有琴,整个脑子里想的都是练琴的事情。”这种状态只持续了一年。2011年,李祯通过面试加入了童党乐队,正式走上音乐道路。与其他“童子功”乐手相比,李祯也经历了一番痛苦和纠结。好在,在成都这个包容的城市,“大家都是会了一点皮毛就开始搞乐队,摇滚乐就是一种范儿、一种态度。大家比较偏爱朋克这种风格,对乐手的要求没有那么高,因为这类风格看起来很有范儿,能够把控这种风格,所以给人的感觉可能会特别震撼,但其实内在的东西,是你做了很多年以后才会有提升的。”

  后悔搞乐队太早了

  容易陷入自大误区

  在童党乐队待了一年,由于学业原因,李祯必须去另一个校区读书,只能带着遗憾离开乐队。好在过了没多久,李祯在新校区遇到了高中同学,进而接触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二个乐队——冒失鬼乐队,这也是他待得最久的一个乐队。之后,冒失鬼荣获“迷笛全国校园乐队大赛”第一名,被北京嚎叫唱片签下。从此参加了包括瓜州音乐节、迷笛音乐节、草莓音乐节等各种演出活动,冒失鬼在圈内有了一定的知名度。

  很多乐队都会经历一段很困难的时期,如李祯所说,困难时期会充斥整个乐队生涯的大部分时间。在冒失鬼期间,李祯参加了两次全国巡演,走了40多个城市。一次巡演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,基本上都在火车上和很差的旅店中度过。“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南京那次,洗澡的时候要走过一个很长的回廊到一个公共澡堂,那个澡堂上面还有老鼠在跑!房间又潮又脏,整个房间就只摆了两张床,你进门之后就只能上床。”但是回想起那段日子李祯又觉得很有意思,“特别是在西南地区巡演的时候,从昆明到楚雄,从丽江到西昌那段风景特别好。”

  当年,因为年轻气盛,几个年轻人自认为水平不错,排练变得越来越少,“基本上都是大家一起玩游戏的时候口头排练一下,直到演出之前才会开始正式排练。当时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,感觉自己特别朋克,特别摇滚。”李祯后悔自己太早进入乐队圈,“因为搞乐队会让你陷入一个误区,就是觉得自己已经很牛了,但其实你什么都不是。不管是弹琴还是对音乐的概念,这个时候都相当的初级。搞乐队最好的状态就是用到你所学到的10%或20%,这样你在舞台上的把控都会特别好,因为表演不仅是要呈现音乐,还有‘台风’这种视觉上的效果。但我那时候用到了自己所学的100%,台下看的话,就会感觉自己还差得远。”

  2016年,27岁的李祯升级为奶爸。看着襁褓中的儿子,他深感自己身上的担子重了,身为父亲的责任感,让他意识到自己应该做出一些改变。“乐队也不是说没有成果,但收入没办法养孩子,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”虽然很是不舍,但李祯还是下定决心离开乐队。

  辗转多个乐队之间

  向往成为一位职业乐手

  离开冒失鬼之后,李祯带着他的贝斯辗转于成都多个乐队之间,与太空船、星期三旅行、阿修罗、猴子军团、街娃等乐队都有过演出合作,他很享受这种状态,并向往像日本鼓手Hayato一样,成为一位职业乐手,服务于不同的乐队。“刚开始我主要是喜欢乐队,喜欢音乐这个东西,对朋克或者摇滚没有特别偏好。我现在的状态是可以去玩很多不同风格的音乐,每个乐队需要完成的技巧都不一样,需要去攻克很多难的东西,这种感觉挺棒的。”

  李祯认为,音乐最好的状态就是融合。“可能我们的骨子里是朋克,是金属,但是可以在这种风格里融入放克、布鲁斯、电子,融合了以后才会有多样性。”就如他现在在不同的乐队领略掌握了不同的感觉,再将这些融入于自己的演奏之中。不过,李祯从没想过自己组建一支乐队,“创作音乐需要一定的能力,就目前来看,我还没有这个能力去主创。我比较喜欢去完善,帮助大家完成一段音乐。”李祯对自己的定位有一个很清晰的把握。

  现在,李祯每天都会保证至少三个小时的练琴时间,并从不同乐队的作品中学习。所学到的技巧越来越多,但他却开始“抑制”自己。“我会考虑乐队到底需要什么,比如说贝斯有一个很酷炫的技巧叫SLP,但是那个东西放在我现在任何一个乐队里面,一旦多了,都是在毁那首歌。我们还是要以音乐为根本,乐队需要我弹低音,那我就把这个低音给弹好就行了。”在练习过程中,李祯特别注重对稳定性的练习,“一个乐队的贝斯就只需要稳,其他东西就是吉他和鼓还有主唱去完成,大家都花哨的话就很乱,一听就很累。”

  对于听众来说,贝斯和贝斯手的存在感可能并不是很高。“贝斯是连接鼓和吉他或者合成器这些东西的一条重要纽带,它既可以做律动也可以做旋律。贝斯很重要,但是又不明显,我觉得这是它的魅力所在。”李祯直言,贝斯手“更多的、最重要的东西,是能够理解到音乐本身,而不是技巧。”

  今年《乐队的夏天》和《一起乐队吧》两档综艺节目,让大众进一步了解了乐队。对比之后,李祯认为:“其实我觉得《一起乐队吧》节目里的一些选手,在个人专业上,会比《乐队的夏天》那些老炮儿好很多,但是如果从音乐的角度出发的话,肯定就比不了了。”技巧和音乐性似乎一直都是乐队的一个矛盾点,每个人也会有自己的见解。“一个乐队不是单纯为一个人搞的,吉他有多出彩,贝斯有多出彩,鼓手有多出彩这些都不重要,都不突出才是最好的,就是让人听着很顺耳,听了以后记忆很深刻,我觉得就是好的音乐,好的乐队。”

  封面新闻记者荀超

  实习生廖雪琼

【编辑:黄钰涵】

>文娱新闻精选: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